鼠。

说到老鼠,本人说不上讨厌,但是还是不喜欢,尤其在街边欣赏美食时,无端端窜出几只乌吉麻黑在你面前潇洒走过,就那么两个字:倒胃。

家中曾经进过老鼠。有一次老鼠妈妈到我们家生了一窝小老鼠,翻转了整个厨房还是只闻其声不见其鼠,捉狂指数偏高。屋友把自己隔在房内多日,直到捕鼠器捕获大老鼠方才展笑颜。

接下来某日我有幸瞧见一只入世未深的小鼠鼠窜进黑色垃圾袋里,想也不想就一把把袋口封了,正思量着要怎么处理这鼠崽子时,另一屋友直嚷要看。小心翼翼打开袋口时,竟瞧见鼠崽子在内安安静静滴双足站立,双手合在胸前,耸动着鼻子在用黑溜溜的双眼在看着我们。六目交投之际,两颗人心当下软化。最后我们的处理方式就是:把垃圾袋绑死了丢进垃圾槽里,生死看它自己的造化了。其实谁都知道,一层垃圾袋哪抵得了它一个爪子?以后,要杀敌,千万别看敌人眼睛。

一位开了间店的朋友则视鼠如仇,因店中曾经闹鼠患。人鼠大战期间,嫉鼠如仇,为除鼠害,甚至不惜强抢人家猫妈妈的女儿占为己有,把本来天真可爱的猫女孩训练成杀鼠不眨眼的冷血女杀手。后来耗子逮着了,就用了民间通用的老鼠酷刑:曝晒。就用滴露灌耗子,不到3小时就翻天。

同样一张鼠头鼠脸,guinea pig 和 hamster 就可爱许多了。同样一个女生,看见黑老鼠会惊恐尖叫“啊~~~”,看见可爱鼠也会尖叫“Kawaiii~~~”,鼠鼠之间差别之大,不言而喻。

鼠鼠之中,歉意最多的则是白老鼠。中六的生物课深深体会了一个杀手面对生命的无奈,以及情和理之间的挣扎。

当年,全体小白被请入了瓮中,投下了弗马林棉花弹,直到嚎叫声渐息。当手中握着小白时,我不禁哀叹:天呀~ 为什么派了一只还有心跳的小白给我!

我让小白仰躺解剖台,用可以几乎可以滴水的弗马林棉花弹覆盖整个头,希望小白可以尽快安息。解剖过程最难受的地方,其实不是肚子剖开血淋淋的场面,而是:
一、当你摊开小白嫩嫩的手掌心,一针钉在解剖台的那一刻。尤其是第一针;
二、用剪刀剪开它的腹部之际,那种剪开皮肉很着实的真实感觉,直达手心。

就是那一刻,我知道我不适合做医生了。

解剖过程继续进行,老师让我们自由发挥,我们越剖越兴奋,犯罪感已经荡然无存,反而视小白为英雄,造就了一班国家未来的栋梁!整个解剖另一个挑战的地方,其实是:小白不应该出血,所以按理不应该有血淋淋的画面。解剖过程,避开粗大的血管也是功课之一,否则,整个内部被染红了,单是拭血就有得你忙的。

求知欲望+好奇心+兴奋的情绪促使人和手术刀合一,小白从 3D 到 2D,再从 2D 到 1D。看着 1D 图,满足了。不过却可以更肯定,我不可以当医生。

说了那么多废话,其实是要打广告的:我们有一个新的 blog 叫 Nerdy Science Blog,由无聊人 kukuchew 发起,是完全科学的 blog,以英文为主。这期是我负责,刚放了以 tarantulas(蜘蛛)为主角老鼠为配角的 post

应该不会太深的 blog,应该是易读明白的。有空还请多多光顾,英文方面还请多多包涵。 ^_^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