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电梯。

组屋的两个电梯,少说也有三十年历史。上个星期一起坏了,坏了好几天。苦了那些住高高的人,长长的梯阶成了日日必经之路。

电梯扭计之时正逢我家的 modem 鞠躬尽瘁之时。我是个夜间活动的生物,夜间的细胞都比较活跃。有时上不了网急躁起来,便无视于长长的梯阶,在昏暗的灯光下,踩着梯阶 wifi 去了,回来时也踩着同样的梯阶回家。

梯阶很暗,随便那个角落都符合拍摄见鬼4的要求。有时候爬着爬着会开始胡思乱想,想酝酿一些惊悚情绪好让可以再写些极短篇什么的,已经好久没有写故事了。无奈,每次爬到最后已经开始微微气喘而分神,体力真的很差劲了矣~

电梯分单、双两数。我住双数。单数电梯先被修好,于是便借用了好几天的单数电梯。不懂本来如此还是在修理后某些部分锁紧了还是什么,电梯的每一个步骤都很沉重且缓慢:开门很沉重很缓慢,关门很沉重很缓慢,上下都很沉重都很缓慢。一个人在电梯里是不会感到寂静,因为电梯移动的每一寸都似乎在钢铁和钢铁之间有摩擦,时而“孳孳”或“轰轰”的发出声响。电梯有一点阴暗,阴阴的,也很适合酝酿情绪。每当抵达指定层楼时,电梯也会震一下告诉你:到了。

单数电梯才修理好后的几天,单数电梯外面围了好些人。原来,电梯里困了4个人,估计被困时间超过15分钟。听不到里面有人声传出来,我当时在想,会不会电梯化成魔把四个人给活吞了?

双数后来终于也修好了。相比隔壁的单数电梯,这个电梯比较安静。不懂为什么,这个电梯给我的感觉向来都很阴沉。不过倒也惯了。

电梯可以上下升降了,但是灯却坏了。当电梯门完全关上那刻,唯一的亮光就是组屋层楼的指示。伸手,不见五指也。不过这样倒也乐趣,如果外面有人在等电梯的话,可以学贞子那样披着头从黑暗中窜出来,给外面的等客的心脏来一个刺激,增进血液循环。

除了自家楼的电梯,另一栋楼的其中一个电梯也蛮奇怪的。

这栋楼是我每次去找吃时必经的路,那个电梯几乎在我每次经过的时候一定会开电梯门,是最近的事。电梯内很想,清清楚楚地表示内外都是空的,没有人(还是肉眼看不见?)。不过是大白天或是黑夜。今天我去吃晚餐的时候它又开了。我望了他一眼,就走过了。回来时经过,它又开了。本着 csi 精神,我就站在那里想看看它到底是不是惯性开门还是怎样?它后来关了,就不再开了。

或许下次我应该走进去,不按键,看它会不会自动带我去哪里?倪匡的续集,或许会由此展开?

想太多了。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三电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