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差点去 Aceh。

被海啸无情的摧残后,因为想获取一些样本,有一天前老板来告诉我们,我们可能会去 Aceh 一趟。

前老板因为样本的事情很兴奋,一直告诉我们要准备这准备那,收到通知时就要马上出发。出发的人不包括老板自己。她给了很多不能去的借口。说着说着,她察觉自己说太多了,民不聊生似乎不及样本重要,她打个呵呵就带过去。

那是我第一次打从心底鄙视她。

我们是第二团队。第一团队是砂捞越的一班人。老板和在砂捞越的领队向来都有联系,那次的行动她口口声声说支持,可是到了买一些货品的时候,quotation 应该往哪儿寄,钱应该谁出却计较的清清楚楚,甚至还大做文章。在局势很紧急的节骨眼上。

我找不到重新尊重她的理由。

第一团队回来了,带回来的消息是:无收获。加上当地的状况很糟糕,所以不必去了。老板当时很失望。

失望的还有另外一个人,既是我。

当时,心已经渐渐枯萎。我很希望 Aceh 一行可以重新激发我。

我偶尔会想,如果当时我有机会去 Aceh,我必须体验用脚在用尸体铺成的道路上踩,必须用眼睛观看一幕又一幕的人间悲剧,必须用耳朵听鬼哭神嚎,必须用鼻子闻可以翻动肠胃的味道。。。我的人生会不会不一样?我会不会更加坚强?我会不会。。。?

而不是像如今容易般丧志?容易被挫败?

“如果”始终是“如果”,它没发生过。虽多说无益,但是就是有着那么一点点磨不掉的遗憾。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