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隆港的小花。

部落格祭+几杯茶过后,我驾着我自己的小白灵,载着钪凯和阿甘,既担心又兴奋的往福隆港那条有点高难度的路驶去。担心的是不知道小白灵能否达成上山任务,尤其当我必须用1、2号牙跑蛮长的一段路程时,毕竟她的性能只是比一辆摩托车好一点而已。我第一次亲自驾车跑这样崎岖的山路,感觉还不赖~ 手动试的牙给人一种驱车的满足感。我只是享受那种征服山路的快感,还不敢让人称女拓海

后来才发现,原来下山比上山还要难,无论快慢都相当难控制那种令人欲作呕的摇摆。最后我告诉下山时还是坐我的车的钪凯和阿甘:“干脆快一点结束这段路吧。。。”

我于是加了速,两条楞选择了闭目昏睡。钪凯在睡过去前之交待那句上山时就交待过的:要撞就撞左边(山崖),不要撞会发出六个“咚、咚、咚”声的右边(悬崖)。

上了山自然不会放过拍照。山上的花,或许应为气候的关系,同样的花,怎么看都比山脚下的美!于是我决定把全副精神集中在拍花。对于无数的蜜蜂蜜蜂,还有蜜蜂,我选择了作罢。。。

美美的花和篮篮的天。

蓝蓝的天和白白的云朵,骗了向希阿甘的两个帖文。

红红的花和绿绿的叶(真创意的 caption)。

小小的白。。。花~

小时候家里很多这样的花。多年后重见,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怕热?

同样的一朵花,不同的人可以拍出不同的艺术感。看见了各个大师的照片后,我发现我严重的缺乏了艺术细胞。唯一能感到安慰的是,我拍摄的照片会比那些教科书上的照片美。

有人到处拍人,我也不执输。趁着让对着相机镜头对僵了的颈项舒展一番的当儿,也顺手拍了一些。

fraser-kk.JPG

为了拍小小的花,什么动作都有。呵呵呵~ 不过,需要那样的镜头么?

fraser-jerry-sleeping.JPG

有人终于偷得闲了。

macro-eyelash2.JPG

有一个人很好拍,睫毛还特别的长。我选择了以微距的角度来拍她。嘻嘻嘻~

那天的雨后,很多鸟出来了。有人成功的拍了一只鸟,有人拍了很多鸟,还有人初次就取得不错的成绩。我敢敢用了菲林机。照呢?未洗。等着呗~!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福隆港的小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