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红衣。

刚飞去香港玩的陈杰在星期四就简讯说在星期五穿红衣挺缅甸僧侣,我收到简讯时心里不由得也沉重起来。

僧侣也游行,听起来有点滑稽,但是一点也不好笑。他们的游行还死了好些人。

与此同时,咱们的律师们也在布城游行了。僧侣和律师都游行,这不是有点不妥了,而是十分十分的不妥。

我不是那种很关心时事的人,不是那种人家叫做什么就什么的人,也十分明白就算天天穿红衣也扭转不了什么。但是出于支持,我还是决定穿一天红衣。于是我开始翻衣柜。


red-shirt.JPG翻了许久,才看见有一丝红。拉出来一看,我哭笑不得。

这是我橱里唯一的红衣。那一年和家乡的朋友逛夜市,我们看见这样的衣服便在笑,不懂有谁敢这样穿出街。说着说着竟挑战起彼此各买一件,结果我们真的都买了。忘记她买什么颜色的了,我则干脆点,买了一件火辣辣的红色。

回来 KL 后,便一直放在橱里不被曾理会,没想到为了这次的红衣行动而重见天日。我掂起这件衣,心里在想这次的红衣行动注定要失败了。

突发奇想,这个“伤痕累累”的设计也不是一无是处,要的话可以配搭番茄汁来一个“浴血装”,用视觉上的效果来显示人民的伤痛,投诉政府的冷酷无情,适于游行示威用。搞不好还可以抢个镜头上头条,顺便打个 V 手势向大家问好。

这次的红衣行动我没有完全配合,改穿橙色T恤,哪怕支持一点点也好。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唯一红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