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切身事。

明天是假期,因为不想明天回公司,所以手上有些东西就干脆搁下不做,就只看些资料,有些闲。

两天没碰咖啡,头有点放犯疼;最近心底有些大不痛快,心愁头疼,于是丢下了工作一个人到楼下找咖啡喝。我拿出了一块二,老板说起价了,要求多还一毛钱。

这是这个星期的第二次被要求加钱。前天到十四区 digi mall 下面那个 food court 叫椰水喝的时候,老板娘也说起价了,从原本的一杯一块起到一块二。

我闷闷的还多一毛钱,找到了那个有 NST 报纸的座位坐了下来。最近国事热了,拉伯天天上报,尽讲些我五年前我看了很高兴,会投他一票的话。记得前几天的头版,拉伯奉劝我们不要对宗教问题太敏感,各族应该宽容之心包容对方。我扬起的嘴角还没有停止蔑视,后面就看到三美呼吁官家停止把他的庙一再的拆了。

哈!三美是什么角色?竟然被逼讲这样的话?人家不是 ikan bilis,人家是大鱼来的。我们是被大鱼当牙签爽口的小虾。

喝完咖啡,头疼消了,心底压抑着的怒意却微涨着,因为刚才那个多付的一毛钱。

昨天的报纸才说,咱们那身价不菲的医生模特儿,说想要安定下来,并打算要求官家缩短他的合约,从两年减至一年。

(这样都要减,还剩什么?!)

一毛钱我给得起,但是我给的不爽。因为那是未经我同意而强硬加下去的机票税。人家如今捞得风生水起,聘金也是这样搞定了的吧?我想拍趁年华老去之前拍几张婚纱特辑都还得省点。

和我出来 yum char 的人,都知道我不会计较一毛钱茶水的。

昨晚吃完晚餐时,看见杂饭档后面不知几时贴了大大张的告示:“所有学生价,从11月x日起,从 RM2.80 起至 RM3.30”。所有杂饭档主档档一心,通告不遗余力的立时生效。

离开餐桌前,听到妈妈用很高的声调问:“什么?冰淇淋也起价了?!”

老板未开声,拉着妈妈裙摆的小女孩已经很不耐烦,哭闹着要冰淇淋。妈妈无奈,“好啦好啦”,把冰淇淋塞到小女孩的手。

听说官家又打算打造第二个身价不菲的旅客。

我随口说,听说今年油价不会再起。同事点头说好呀~ 我瞪了她一眼,问她现在是几月?她话未出口便语塞了,然后双手乱摆的说不想知道。

只是当个旅客不痛快,干脆买多古董梭驾驾。

一个一毛钱,我真的付得起。无数的一毛钱,我是真的还不起。

也不是我没有远见,不谅解我们的未来。实在是,我看不到未来!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一毛钱,切身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