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球”的事。

那天看到薯饼关于“球”的帖文,我笑到半死~!

其实我们曾经在 yum char 的时候谈到这个课题,个个笑到倒地不起(羡慕我们的 yum char 时光了吗?),我也曾经把我的想法提出来,但是好象薯饼没有 get 到。

多数男性生殖器官的生物图解,基本上,是对的。当人体解剖师把一具男性尸体平躺在解剖台上用 2D 的方式呈现时,管他直切、横切,那个 cross section 就是应该这个样子呈现的。生物的图解,也不可能画到灵活灵样。 😛 除非你用照片来图解,解剖图无法和照片相提并论。

这是基本的生物图解的呈现方式,并没有错,也不关我们教育制度的事,因为不是我们先画出来的,我们也是抄人的。

给个例子,应该就容易明白了。人体解剖图,就像建筑物蓝图,都是摊开来一张纸,2D 样呈现开来的。建筑物蓝图有严格、精密的蓝图计算,解剖图也有复杂的各部位的名字标签。

有好些东西,大概就要亲身体验方能深入了解。建筑物蓝图不能给你具体的了解,你必须走进他们的屋子样本才能够决定沙发、餐桌应该多大,厨房应该如何摆设。女性的乳房、生殖器官,对男性何尝不是不能单用生物图解去理解的事儿?

两粒球,在作生物图画的时候,当然要放左右两边,不然如何一目了然,并提上名字标签?画得不清不楚的话,我是老师也要画上个“X”。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关“球”的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