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愤青?

g 问我为什么这么愤世。

被人看成愤青,已经是第N次。我也很抗拒被人看成愤青,但是在这个废才当道、掠匪横行霸道的世代,我看到种种,很难不愤怒。

我们不提当道废才了,晒气。讲点切身的吧?

单身女子尽量少出夜街?好吧。就算是把娱乐节目通通减掉了,还有多少都市女子是可以在太阳下山之前放工归家的?就算不出夜街,事实显示,更多的案件其实是在女性上下班时分、光天化日之下遇劫的。劫匪已经猖狂到不怕太阳了!

如果邻国新加坡可以做到孤身女子半夜乘地铁都甭担心的境地,为什么我们连驾着紧锁的私家车都要心惊胆战?

  • 王丽娟。吉隆坡,2004年。跆拳道黑带高手,惨遭奸杀。
  • 钟委珍。新山,2004年6月12日。《南洋商报》新山办事处的女书记,跟丈夫选购家具后遭掠夺背包,跌倒在马路上,头部重伤,后来不治。
  • 朱玉叶(25岁)。吉打,2006年1月15日。有跆拳道底子,惨遭奸杀。死者颈部被利器刺穿,头颅被钝器敲破,下身沾有精液状液体。凶犯作案手段之残忍为历来年所罕见,马来西亚举国为之震惊。
  • 许雪莉。新山,2006年6月10日。怀孕7个月,在一油站用厕所时被4名匪徒殴打至流产,抢走手袋。
  • 叶敏仪。新山,2006年6月10日。记者,在回家的路上被掠匪狂追,摩托失控摔倒,被压在摩托下时,被匪徒冲过去以小刀威胁她把钱交出来。左锁骨断裂,多出擦伤。
  • 张诗玲(24岁)。新山,2006年6月20日。遭掠夺而丧命。
  • 黄秋玲(25岁)。关丹,2006年8月6日。女销售员,楼梯间遇劫丧命。
  • 张玉珠(45岁)。峇株巴辖,2007年6月16日。制衣厂管工,骑摩托上班途中,被两名摩托抢匪踢倒摩托,掠夺其手提袋,导致头部重创。
  • 黄茱莉(22岁)。吉打,2007年7月28日。美发师,被发现卧尸在发廊厕所内,疑遭人强奸后,被毛巾勒死。
  • 陈丽明(20岁)。吉隆坡,2007年8月2日。拉曼女大学生,被发现卧毙于的租居的主人房,被发现时几乎全裸,身上只有一件被掀开的胸罩,双手反绑以及颈部被枕头套紧勒侧躺在床上。
  • 周玉英(66岁)。新山,2007年9月30日。退休女教师,偕友人出外早餐后,在取车途中遭分骑两辆摩托的4名掠匪用铁锤敲击头部,送院后重伤不治,死于肺部大量出血。
  • 黄丽涓、Nurul Huda Abd Ghani、Nor Suzaily Mukhtar、Audrey Melissa (11岁)、Nor Idayu (16岁)。
  • 还有很多事后或健全或缝了几针,但是还可以心有余悸叙说案情经过的翁小姐、黄小姐、林小姐等人。

好多的花样的年华。还需要多少个名字?我相信我还有很多轰动一时的名字没有写出来。

她透露,警方的数据显示,我国的强奸案从1997年后1429宗增加到2004年的1718宗。适意谓着在2004年,平均每天发生4.7宗的强奸案,这还不包括没有向警方投报的个案。

“掠夺案也从2002年的1万4千640宗增加到2003年的1万7千798宗,多名女性因遭掠夺跌倒受伤去世及殘废。”–章瑛

我就算花多几个不眠夜,也不可能列多少名字出来。王丽娟过后,我们并没有从中学习了什么,情势反而在近几年来剧增,一案比一案劲爆,王丽娟案已经湿湿水了。

这种迁就病态社会的心态,究竟还要维持多久?有时候遇匪徒,不应该是一声“人没事就好”、“算啦~”、“马来西亚是这样的啦。。”、“习惯就好啦~”,这类的废话。这只是助长了匪徒的气势,最后受害的可能就是你身边最在乎的那个人。

凭什么?要我们承受那么多精神压力?

这个不关掠匪事,但是看了也心寒:

  • 林凯瑩(11岁)。麻坡,2007年11月16日。冷血摩托疯子手持铁锤朝其头部很敲多下,女生头盖骨破裂,陷入昏迷。

其他:

  • 张家耀(19岁,男)。吉隆坡,2006年2月1日。拉曼学院美术系学生,宵夜后回家途中遭印籍摩托抢匪抢手机,腹部连刺三刀丧命。同行表弟这逃跑逃过一劫。
  • 利建业(19岁,男)。吉隆坡,2006年7月29日。拉曼学院会计系学生,回家途中遭两名抢匪用巴冷刀砍死,致命伤在后脑。
  • 彭家威(23岁,男)。吉隆坡,2006年7月29日。拉曼学院资讯系统工程系学生,利建业事发约20分钟后,2~3公里远的轻快铁站,被两名抢匪猛砍两刀,双手严重受伤。
  • 奥得夫(53岁,男)。吉隆坡,2007年11月8日。酷爱旅行的澳洲男子,教师,来马九个月,分别在槟城、居林及吉隆坡共遇袭3次!命大,只是被打到头破血流。

我只是想拥有 yum 完 char、看完半夜场可以安心、快乐回家的自由。

我没有想把坏人杀光光的暴力倾向,就算有朝一日需要挥棒球状 steering lock 伤人,也会是因为求自保。当然也希望给人渣一些颜色看,告诉它们不是所有女人都是弱者,请停止再伤害女性。如果我有能力的话。

如果阁下还是不明白话,就当我是愤青吧。

acknowledgment to dannyong in helping me to search for data.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我是愤青?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