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末要给?

假日 + 一场半夜场 + 一条暖的龟牌围巾,把整个夜的感性衬托出来,心情本是漫漫慵懒快乐的洋溢着,大伙儿说喝茶,自然也就不假思索便附和。

吉隆的夜,越夜越精彩。凌晨12点半左右,好不容易在喝茶处附近找了一个在两栋店屋中间,水沟旁黄线上,还蛮阴暗的角落的一个车位。车头刚摆正,便遇上了一个女马白勺之人,说泊车要十块钱。

“Sepuluh RINGGIT?!”

那混蛋点点头,表示正确,“sini jockey”。

难得充满女人味的我面色一寒,脸一昂,很有骨气的说不了!车头一摆,把位子还给他奶奶铺的$%&#@路!

代客泊车的场地和公共场合的黄线上,我不知道这条线应该划在哪里,划到哪里?或许是我错了,即使是我自己找到车位,那些位置也算他们的,他们真的有权利收费?

ok,撇开代客泊车不讲。这种夜间的收费,大家都心知肚明不是合法的。但是有时候看在大伙儿开心的份上以及车子安全的份上,当他们大摇大摆的来到跟前时,一、两块咱们是从不敢计较的。

那次妹妹在槟城毕业时,咱们一家四口和妹妹的朋友以及他们的家人一块儿乘兴到渡轮码头哪的大树根吃海鲜。车子才息了引擎,就有人在车窗外招手。我还道是怎么 回事,那衣衫有点褴褛的人便要五毛钱的泊车费。我忍住不发作,只是挥了挥手说没小钱,回来再给。我没有想到远远的离开吉隆坡,这种“习俗”还如影随形!

上车前和妈妈、弟弟、妹妹约好一到车前便上车走。不料妹妹的屋友却与其朋友临别依依,拖拉了一番方才上车。衣衫褴褛人已经来到,我恶狠狠的瞪他一眼,绝尘而去。这五毛钱我不是给不起,而是给得十分,十分的不爽咯~!

第二天,又是在槟城。记得那天是周末早上(不用喂表),回吉隆坡前又再遇上这种人种!这次被“逮个正”,我坚持不还,对方还恶狠狠的说不还就出 saman。我冷笑一声,伸手跟他要“saman”,他还真的装模作样抄了我的车牌出了一张黄色单!我冷笑着上车,绝尘而去。临别时把“saman”留给我妹妹作纪念。原来槟城的飞仔比吉隆坡的还专业!失敬,失敬~

别忘了,咱们白天在同一个位置泊车需要看公家的牛肉干份上乖乖喂表,为什么还要在夜间还要助长这些人种的气焰?这些人的嚣张,话说回来还不是被我们纵容出来的?

或许,有人会说:“哎呀,就是这样的啦,习惯就好~”

可是,你不觉得这是一种病态吗?与其说是泊车费,我始终觉得这是汽车保护费。这种被威胁的感觉,我始终无法习惯。

清晨已近八时。此刻的我,虽已经疲惫万分,可睡意仍全无。在两意志抗衡之间,我发现我越来越难适应这个城市。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做末要给?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