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蛮”。

有说若是史盲,是低估了史盲;史盲有不是真的盲,叫“死蛮”会比较贴切。

阿末接受惩处但坚持没错 东姑安南否认冻结其党籍

【本刊陈慧思撰述】巫统槟州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Ahmad Ismail)接受巫统最高理事会的惩处,可是他依旧坚称自己没有错,没有必要道歉。

他怪罪民政党代主席许子根令他落得今日的田地,指责民政党”以怨报德”;”如果你支持民政党,他们会以特殊的方式报答你。”

巫统最高理事会召开记者会过后,阿末依斯迈(右图)随即在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巫统升旗山区部领袖署理主席赛哈密、副主席奥玛胡先和支持者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记者会上的阿末依斯迈依旧意气风发、气焰高涨,他放出豪言,尽管他遭吊销党职三年,可是他一定会卷土重来!

问道他会否收回其言论,他非但拒绝道歉及收回其言论,且再度怪罪撰写新闻的记者歪曲事实,并指摘民政党副主席丁福南、许子根炒作课题。

他说:”不用,我没有错!我没有错,为何要道歉?我不会道歉!如果我道歉,我就没事了,正因为我坚持,才遭到对付。”

首相兼巫统主席阿都拉早前在记者会上宣布,巫统最高理事会议决”吊销阿末在党内的权力三年”,以致媒体皆以为其言下之意是吊销阿末党籍三年。岂料阿末依斯迈在记者会上表示,他仍旧是巫统党员,只是在三年内,他不可出任党职。

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也说,阿末依斯迈的党籍并没有遭冻结,因此他仍旧是巫统党员,惟他不可出任党职。

毫无悔意的阿末依斯迈且说:”如果我的区会够聪明,他们要创造新职位,巫统顾问,我可以成为升旗山巫统顾问!”其旁的支持者听了高声欢呼和拍掌,东姑安南也报以笑声。

东姑安南赞阿末爱党

尽管阿末否认他是个种族主义者,可是他在记者会上情绪高涨地呼吁马来人团结。他说,正因为马来人分裂,今时今日才出现这个局面。”让这成为全体马来人的教训吧,我们必须重新团结起来!”

阿末在记者会伊始就宣称,原有超过十辆巴士的支持者聚集在太子世界贸易中心前想要声援他,惟他为了莫制造混乱,劝告他们解散。在巫统最高理事会召开前,记者只见12名阿末支持者拉布条声援他,要巫统最高理事会捍卫阿末的尊严。

阿末依斯迈说,他接受巫统最高理事会的惩处,因为身为一名斗争者,他必须勇于承担任何风险;尽管今日遭到”海啸”袭击,他依旧在巫统党内挺立,且三年之后将在同一地点重新站起来。

身为巫统党员,他全力支持自己由巫统论处,可是反对国阵最高理事会论处。他感谢阿都拉和纳吉把案件带入巫统最高理事会讨论,而非交国阵最高理事会商议。

他指出,巫统最高理事会的决定作来不易,因为还需考量社会和经济的稳定;尽管此决定令巫统党员气愤,可是为了国家的安全,他们依旧需要作此决定。

他说:”人们说他们(巫统领导层)软弱,可是如果他们软弱,他们不会作出如此重大的决定!”

他要求巫统党员特别是升旗山巫统党员平心静气,耐心等待他的回归,因为”这并非世界末日”,而他也将到各个区会进行解说。至于会否提出上诉,他表示目前尚言之过早,他还需与升旗山巫统研究。

坐在其旁的东姑安南对阿末愿意接受巫统最高理事会的决定表示欣慰,并赞扬他爱党。

感谢许子根特殊回报

已公开与许子根交恶的阿末在记者会上处处调侃许子根”以怨报德”。他说:”我向许子根道贺,因为现阶段他赢了,没关系的,不管怎么样,我要说,我跟朋友们,特别是巫统升旗山,向许子根表示崇高的敬意,因为在他跟我们合作的18年中,我们吸取了许多经验。”

他说,巫统升旗山捧起了丁福南、谢宽泰和许子根三位全国性领袖,可是民政党竟以马华公会和巫统从未用过的”特殊报答方式”报答他,他必须感谢许子根和民政党。

“我感谢许子根(左图左)和民政党报答升旗山巫统、马来人和回教党的方式如此特殊。无论如何,我们接受,我只是要提醒所有升旗山的马来人和全体马来人,别忘记,如果你支持民政党,那么民政党将以特殊的方式报答你。”

他说,他了解许子根近期需要参与党选,因而炒作”华人寄居论”课题,他惟有”给机会”他了。

问及我国其他种族也来自外地,为何他的”寄居论”只指向华人?他表示记者得到了歪曲了的言论,他解释:”当我说历史事迹,我说,英国人把华人带入锡矿场工作、把印度人带入橡胶园工作,英国人对印度人和马来人不公平,他们为华人的居住地建设医疗所、医院、学校,因此,华人比在地人更早接触教育,这就是我说的。可是那人歪曲了,我能怎么做?”

他表示,他当晚是在他的族人面前发表上述言论,如果他真要诉诸种族主义,那么他大可在华人面前开炮。

他强调,他并非种族主义者,他甚至还有一名五岁的华人义子/女,且他早年在韩江中学接受中学教育。

记者提问,那他为何要在讲座会上提出上述历史事迹,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他说:”民主行动党谈新经济政策,这事源自于此。我提及三件事,我说,如果你提新经济政策,历史事实是华人提早接受教育,我们争取到独立时,马来人被远远地抛在后头,因此独立之后发生了流血种族冲突事件513,那是每个人的痛苦记忆。”

他继说:”因此在1970年,阿都拉萨推介新经济政策。在新经济政策前,马来西亚有几个马来人专业人士、军人、律师?新经济政策之后,我们才达至这个目标。我这么说有错吗?”

要报案说记者煽动

阿末回答了记者的数个问题,东姑安南就匆匆喊停。当记者问道万一政府援引《内安法令》对付他,他会怎么做?阿末即刻竖眉高呼:”你有司法权力这么说吗?你现在是不是煽动?”

记者回应:”不不不,我只是……”没等记者说完,他就以食指指向记者,满脸怒容地说:”你煽动,我现在就可以报警!”

他接着以调侃的语调说:”没关系啦,她的脸都已经变苍白了,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她的脸已变苍白了。”

他表示,他对警方充满信心,他交由警方决定是否援引《煽动法令》对付他。

不用,你没有错,所以不必道歉。为什么要原谅?我们也不需原谅。我们也可以坚持不原谅!

我们也接受乌桶最睾事会的决定,“严厉”的(只)屌你你党内权力三年,而不用《内安法令》对付你。不不不,我没有司法权力如此说,我更不敢煽动,像我们这种无权无势的寄居者,最怕的就是被用来确保“内部人”人如你的人身、名誉安全而设立的《内按法令》,这法令是用来对付稍有不服、固执的“非内部人”。

所以这法令不可能用来对付你的~

三年很短而已,转眼就过了。安华那么大的海啸,不也回来了吗?你酱子的海嚣 sap sap water 啦。。。咱们等你。。。

人收不了的,等你被天收。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死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