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杂想。

今年的中秋节,咱们的中秋节,沸沸扬扬。

先是“寄居论”、916,加上最近几天的 ISA 热潮,这个中秋颇有朱元璋起义的味道。只是,这个年代我们不兴传纸条了。

最近也少了些火,“愤青”的情绪已经不复往日,已经写不出之前那些愤愤的文字。比较喜欢冷眼旁观。真的,除了精神上的支持,我们还能做什么?

在猜测 ISA 下一个受害者当中,我们有点忐忑的出席了独立新闻在线的晚宴。几位朋友还互相笑问,会不会有 “ISA live” 演出?但是晚宴还是很顺利很安全的举行了。

本来没有着黑衣这打算的,毕竟我对记者对新闻这个行业没有太直接的干系,我也没看星洲好久了。但这次滥用《内安法令》那群人太过荒谬了,最后我还是黑衣出席了这个晚宴,还跟着别起了黄丝带。细细的黄丝带,别在黑衣上,特别的显眼。

更荒谬的还在后头:陈记者被释放了,逮捕理由竟是——担心陈记者的生命受威胁!这比“没有理由”或“不用理由”还令人难受。

谁来的?掌管警察部队的内政部长,Syed Hamid Albar 吗?记住他的名了。低能的孬种,他侮辱了全国上下百姓的智慧。

《内安法令》、916变天、阿都拉、纳吉这些字眼肆无忌惮的在公众场合一再弹出来,今日真的不同往日了。

晚宴唯一的小小遗憾:最想见到的讲员,“细细粒”没有出席。

中秋节晚,正想蒙头大睡去,电话来了,说要吃晚餐。这个中秋晚,最终还是不是一个人过。

最搞笑的是,晚餐后还有一堂“正确拿筷子姿势”的课。小姐学得东歪西倒。

今年一个人便吃掉两粒《友爱》送来的月饼。算破纪录了。一个人吃月饼倒没什么寂寞,只吃多了会很腻。

打开的第三粒是单黄绿茶。月饼还是多人一起吃方有气氛。零零碎碎的蛋黄成了小姐练“正确姿态筷子功”的练习工具。小姐最后还是拿对了姿势,以及成功夹起蛋黄~

已经进入第八个年头了,我没和家人共庆中秋。这些年都是或偶尔一班人一起颠,或三两朋友一起吃吃喝喝,或一个人像平时那样的过。对于我这种向来独来独往,以及不太思家的人,每逢佳节倒没什么太难过。

只是后来才体会,原来想念也会平添一丝寂寞

“中秋节快乐~”,只是个祝福语。是寂寞也好,是憔悴也好,生活哪能尽如人意?活在当下便是。人生,都必须尝过一些苦涩,才知道快乐为何物。

没有经历过黑暗,不知光明为何物;没有经历过束缚,不会明白自由有何价。痛苦,要刻到骨头上,才会铭记于心。没有经历过国阵,还有蛮横的政府,又怎会珍惜眼前可以改变的机会?

跌倒谷底,便是开始反弹的时候。这是不变的定律,我深信这句话。如果还没有反弹,便是未到谷底。马来西亚,明天肯定会更好。如果明天还没有转好,那便是后天的事。

Advertisements

0 responses to “中秋杂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