蛭惊!II。

友邀山行。

最近郁闷,相机也封了尘,于是应邀。心想出去看看不同的人,散散心也好。

后来伊妹儿捎来了郊游详情,似乎不是 light and easy 那种。衡量了许久,决定还是别带相机好,宝贝是矜贵的,承受不起 get dirty and wet 的考验。

但是还是经不起很想顺便拍照的欲念,于是便让大头塑胶盒随身,赴往这一场可能有点折腾的山行。

早餐。

和大伙儿闲聊中,从响导口中得知山里会有蛭,心下一凛。蛭?!我没心理准备呀!这一场郊游,看来不止肢体上的折腾,还会有心理上的折腾。团里有些人淡定,有些人显得仲心忧忧。响导安慰咱们说放心,这条山路蛭没那么多。

但这不是量的问题,不怕蛭的人,就算往他们身上撒上一打的蛭,他们还当是蛭疗呢!

时辰终于到了,该来的还是要来。望着前方暗幽幽的山路,我不得不承认,我那种初生之犊的气魄已经不复往日。硬着头皮踏上了铺满湿湿的枯叶的湿泥路,我的神经已经便进入了紧绷状态。好想退缩。

和我出去拍过虫虫的人应该都见识过我 spot the wormy 的神功不错。进山没有5分钟,我便已经看到无数直着身子的大大小小的蛭蛭们高昂着没眼睛没鼻子的头在迎接我们,似乎也不怕我们往他们头上踩。我一路惊呼一路跳跃回避一路往前冲,跟在后头的帅哥忍不住问我到底在叫什么,语音甚是不悦。我一个恼怒,劈声回答,”leech!” 然后手指向一只挺得笔直的山蛭,怒喝, “here!”

为了想证明我不是无故大呼小叫,接下来我每看见一只蛭,便点给身后那人看。这下可好,本来一路因为没发觉山蛭踪影而一路享受幽静山林的队友,这下也慌了,有好几个还因此发现原来他们已经中了招。

一路想帮我们转移注意力的响导在一旁显得很失败,我则就这样成了别人的蛭警报。45分钟的路程,咱们就这样一路除蛭一路疾步而行,不敢在一处停留太久,一除掉蛭就走,因为不走又会被附上。我也被3~5只蛭附上吧?被吓忘了。都附在鞋、裤上,虽在未有肌肤之亲前便被挑开,但也已经陷入崩溃边缘。到最后我已经 paranoid 到汗滴滑过我的颈项,我也神经质的往颈上摸去,确定不是软绵绵的物体。

哦,响导说有些山蛭是从顶上的树叶、枝上掉下来的。

终于,咱们到达了石洞前,响导强力保证石洞是没有蛭的,我们这才敢停下来进行大检验。响导在入山前曾说过,通常在一个队伍里,中蛭的人多数是步行在中间的,领队的和在队伍尾部的人都比较少中蛭,但是一场检视过后,发现这次被蛭亲上最多的人却是响导。响导已经套上了防蛭套,蛭们沿着套往上爬,在响导接近漆盖的小腿周围留下好几个血印。

响导看了看自己的伤势,也说可能是昨夜下过雨,所以地面太湿了,蛭比想象中要多。

石洞幽幽,洞景怡人。但是想到外面的 leech attack,我想我不会来第二次。咱们在洞内赏景,休息,回复体力。咱们一路这样逃法,耗的体力相当大,我还须回神呢。

午时,步出洞外,光线比早上时分强多了,霸道的穿过顶端的叶逢往地面踹,来时的路上没早上那么阴深了,心情一下子也亮了许多。

Stop and stare, i know it’s moving but i dunno where…

其实这一段路没什么蛭,蛭的多路我打死都不会停下拍照。

我们用来时路回,一路上光线都还好,心情已经没有早上那么紧绷,戒心也松懈了许多。一路依然有昂着没眼睛没鼻子的山蛭,但是比起早上,是大巫见小巫了。经过早上惊心的一场锻炼,下午我已经可以从容不叫的从蛭身上跨过了。

但是,意外总是在戒心低的情况下发生。

步出了山林,我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心情一下子轻松了好多!队伍已经往停车的地方走去,打算饱餐一顿。我正跨步想追上去的时候感应到足裸有轻微的蠕动。原想可能是神经质,但查一查总是好的。就在我俯身撩起裤管时,差一点又失声尖叫!

两条肉虫正在鞋内攀附着袜子蠕动着,我正颤着心把鞋子除下时,竟感觉一个刺痛,其中一条山蛭竟他妈的隔袜咬人?!我拉开袜子,噙着足裸的山蛭先是被拉得长长的,然后一个蠕动,富伸缩性的身子优雅的从袜逢中穿过,尾部的吸盘结结实实的落在我的肌肤上,身体拱成一个 U 型。

遍体生寒!我最终还是免不掉蛭劫!

队伍已经走远,我只好无助的并捉狂的抄起树枝狂挑,可能刚才挑多了,竟一下子给挑开了!我刚快捉起另一只裤管,又看到一只山蛭在袜子和鞋子之间蠕动着,似乎要钻进袜子里。妈的,一下子竟然有三只山蛭在完全没有被发觉的情况下钻进了鞋里!

那么大只的蛭能穿过袜逢,geli 不 geli?灰色的袜便是我的袜!

我赤脚归队,发现队友们也在作脱鞋除蛭动作。友人无助的坐在梯阶上,裤脚高高掀开,在大腿上蠕动着一只因吸了好多血而体型膨胀的山蛭,已经洒了驱蚊药,只等着它掉下来。地上还有一条血迹,血迹的一端是一只不懂被谁捏爆了的山蛭,苗条的身体正在垂死蠕动。响导腿上的血块似乎没有挡住流血,因而形成了好几条血河。但是响导神色在在,说他最高纪录是一下子14条蛭,这几只只是湿湿水。

最 geli 的是其中一个队友说山蛭打算往他鞋里钻。我们问他,“鞋?” 他拿起他的运动鞋,指着一个线孔说,“这里。” 钻得进吗?!咱们都惊呼。他说钻到一半被他发现,他用手拉,蛭没有整只被拉出来,而是断了,另一半在鞋内。

呜呀!

我那天有一半的精力用在那山里和压惊,基本上下半天的活动我已经心力交瘁,回到家近乎精尽人亡。这次的山行,我除了散了心,还几乎散了神。

一觉醒来,已是隔天午后,心仍有余悸,散了的心神还未唤回。。。

Advertisements

13 responses to “蛭惊!I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