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吃得福中福

汤圆。

弟约我吃饭可不喜汤圆,于是在冬至的晚上我们吃了日本餐。

餐牌欺负人,全是日文没英文,我只得凭照片点了个看似不错的面。面算清淡,但好吃。

Continue reading


Lemang。

开斋节期间,每当路过离城市较偏远的马来区,到处都会看到一排排卖 lemang 的档口。一排排的竹筒摆在火上烧烤的样子,早就让我垂涎已久了。昨晚又经过一排档口,决定不再考虑太多买了再说!

买的时候就一直嘱咐马来老板,记得帮我把竹筒先劈开呀!

买的时候竹筒还是烫着的呢!要劳烦人家帮我拿上车。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烫烫的吃应该最嫩最好吃的,但是晚餐还残留在胃内,加上已经深夜,无谓这样折腾自己的身子,于是忍着。

Continue reading


巴厘版的 m&m。

一对刚从巴厘亮完回来的朋友送了一盒可以吃的手信。初看盒子,还一直以为是草莓味以及榴莲味(吓!)的巧克力。但是朋友一直说是像巧克力但是不是巧克力的东西,只溶在口,不溶在手。

我还是一直把它想象成是巧克力,直到打开盒子。。。

Continue reading


幸福的味道·下集。

提着榴莲回家的时候我还为开榴莲的事有点担心,毕竟好多年没开榴莲了,平时都是买装在饭盒的或到档口解决榴莲瘾,因为很懒惰处理榴莲壳。

功能是会退化的,我一位沙巴的朋友,在这里呆了将近十年后,已经不会爬椰子树了。。。

这次看到阿始卖榴莲,想到榴莲会从果园直接来,想也不想,直接落定!

Continue reading


豆腐臭臭!

屋友买了臭豆腐,预埋我一份。

早听闻臭豆腐闻起来有如臭沟渠,吃进去另一番滋味,实为人间另一美食。人家说臭豆腐就像榴莲一样,会吃的人闻之若狂,吃不懂的回避三尺。不过在我家乡没有臭豆腐这玩意儿,直到来到八打灵才有机会一试。

大三那年,朋友叫我去她家,他们买了很多臭豆腐,要我也去试试。我双眼发亮,哦~ 传说中的臭豆腐,终于有机会来一亲“芳”泽。。再忙都要出席啦!

Continue reading